张茶杯

全拿青春掷海去,只能听个响

© 张茶杯
Powered by LOFTER

【all九】伊甸园02

伊甸园02

该隐就大大地发怒,变了脸色。——《旧约·圣经·创世纪》

————————————

连续两晚上都要听写四十多分钟的纪录片

老师莫不是以为新时代新青年一天拥有72小时

————————————

“嗨,我叫洛冰河。”洛冰河礼貌地和新同桌打了个招呼。

那人套着一件墨绿色的夹克,背面和袖子上印着白色的“ENVY”。洛冰河身上恰好穿着它的同款,是黑底红字的“WRATH”。

七宗罪。这个夏天一个英国牌子推出的新系列,在男孩子里火到不行。

同桌正托着腮发呆,闻声看了他一眼,姿势都没换,说不上是冷漠还是懒散地应了一声:“沈九。”

后面那一桌已经热火朝天...

【all九】伊甸园01

伊甸园01

 我又要叫你和女人彼此为仇。——《旧约·圣经·创世纪》

——————————————————

作业写不完了

怒而摸鱼

摸了三个短篇

但是

我作业没写完

鱼别人也别想看完

————————————————

“打赢我?凭你?”柳清歌腋下夹着篮球,旁边是记分板。

高一组的拉拉队一个个都跑了下来:“沈九,高三5班连续两年都是市赛第一。你别太争了,现在比分已经很不错了,还没人能像你抢到柳清歌的球呢,咱们不稀罕和他比……”

柳清歌哼了一声:“新生,你体育课上才第一次摸球,你会篮球吗?就敢带着自己班报名?”

洛冰河抱着球笑嘻嘻...

【bg】白日

第五章  白日到访

————————————

原名《老魏恋爱记》

原创女主避雷

————————————

接魏晨的计划到最后还是没有成行。

魏琛一打游戏就十分忘我,网游里遇到卢瀚文,一个冲动就答应了周五和蓝雨来个友谊赛。这边叶修也是个不上心的,俩人一合计,觉得可行,就把接魏晨的事忘到了脑后,去找现役队长苏沐橙同志报备了。

等魏晨发了航班信息过来,魏琛才一拍脑壳:“坏了。”

一群人正听关榕飞眉飞色舞地讲解给小手冰凉的新银武,闻言都提心吊胆起来:“怎么了老魏?哪里不对吗?”

“我忘记周五还要接魏晨了。”

兴欣众人迷惑:“魏晨是谁?”

关榕飞兴奋地一拍大腿:...

【七九】卡坦精

第十一话

————————

这篇文是HE

我的长篇都是HE

怎么可能让小九落入秋爪!!!

————————

“这是什么意思?”沈清秋问。

“小九现在很危险。两次,两次都是和秋剪罗在一起的时候,已经没什么好怀疑的了……是我大意了……我去见洛天琅。”

“关他什么事?你要借用洛家的势力找秋剪罗?”

“不止。”岳清源觉得自己有些呼吸困难,他缓缓看向沈清秋,“你还记得苏夕颜当年的事吗?”

当年,裘元真领头进行【甜蜜工程】,苏夕颜作为他的学生,被垂涎已久,便被哄骗着当了实验体,还以为自己是为科学献身。还好洛天琅及时出现,揭露了【甜蜜工程】的真相,并利用洛家势力向长老会加压,这才让刚刚开...

【七九】卡坦精

第十话

————————

相比较冰七九的修罗场

更喜欢写七哥和秋剪罗的

这样我就不用犹豫到底最后偏向谁了

————————


“我说沈小公子,你的岳先生可还在等着你,你却跟我跑了。”秋剪罗笑。

那股竹香再次缭绕在鼻尖,沈九不由自主地抓紧了安全带,那股对岳清源的不信任感重新浮上心头。

“不管他,骗子。”

秋剪罗看着沈九低头研究手中的发绳,说:“也别这么说。说不定检查完了,什么事也没有,只是我小人之心了呢?”

“检查完再说。”


就在刚刚沈清秋出去招呼岳清源的时候,沈九接到了秋剪罗的通讯请求。其实他心情不好,谁都不想理,可一看到秋剪罗的名字,他就想到他身上那股竹香,下...

【七九】卡坦精

第九话

————————

已经没有精力每话编标题了

————————

沈清秋和管家轻手轻脚把沈九放在床上,但是还是把人弄醒了。

沈清秋让管家去拿点吃的,坐在沈九床边。

“出什么事了?”

沈九望着天花板,不说话。

“他发了很多通讯请求过来,待会儿肯定会找上门。你想见他吗?”

沈九摇摇头。

沈清秋叹了口气,摸了摸沈九的额头,随口一问:“你皮筋儿呢?”

沈九迷茫地摸了摸自己散开的长发,有些迟疑:“落秋剪罗车上了吧。”

“我看你一直戴着那个,要回来吗?”

沈九又摇了摇头:“岳清源给的。别人都觉得他对我好,我今天才发现,其实他霸道得很。”

“怎么说?”

“他不许我跟别人多接...

【all九】此间明灭

色击梗,全员色击体质

胡乱加了一个色灭设定

七九的有,冰九的有,秋剪罗的有

(不知道为什么就是很喜欢写秋剪罗可能我是个变态)

BEBEBEBEBEBE!!!

严重血腥!!

妈妈有变态!!

全员死亡!!


沈九一直不理解何为色击,他自有记忆以来便能看见五颜六色。

那个曾经给小沈九喂过奶的姐儿是第一个发现这件事的。她是乞儿中的一员,原先也是个小乞儿,长大了,变成了乞姐。半大不大的乞姐被人牙子瞒着妻子要了一夜,怀了孩子,孩子被打掉了,乞姐胆小怕事,也不敢如何,奶水喂活了襁褓里的小沈九,她便把沈九当做自己的孩子。

乞姐心里偷偷喜欢那个每个月都会在城门口施粥的秋家的小公子,看...

【冰九】谁问心魔51

白露这天,消失了大半个月的沈清秋和洛冰河出现在了苍穹山山脚。

半个月,短也不短,人界三分之二的势力已经汇集在一起,剑指幻花宫,幻花却因为久久没有洛冰河的消息,群龙无首,不战自溃。

半个月,长也不长,修仙界举足轻重的苍穹山派持续静默着,招魂阵法依旧半分动静也无。

所有人都在找洛冰河和沈清秋,秘密地,或大张旗鼓地。真相却是两人不闻世事地在一处灵泽福地住了半个月,由洛冰河护法,同时看着心魔剑,让沈清秋平稳地进入了古往今来第一个出窍之境。

无挂无念,不急不燥,非欲非求,这是沈清秋结丹以来第一次修炼如此顺利。

半个月里,除了洛冰河偶尔出声提醒借助心魔剑力量的技巧外,两人没有交流过一句话。半...

【冰九】谁问心魔50

第二天,沈清秋和洛冰河出发的时候,十五已经不见了。洛冰河一副不在意的样子,只说他已经看过了十五的记忆,带一个瘸子赶路太麻烦,催着沈清秋出发。沈清秋并不觉得洛冰河会做出把十五救走这种事——他既不仁慈,又不白痴。

当然,也不排除洛冰河为了气他,什么事都做得出来——那就别怪他翻脸了。

总之,十五在洛冰河那里,肯定不会比在自己手里好过,甚至可能已经死了。这就够了。


两个人先由沈清秋判断的大致方位,再由洛冰河通过十五的记忆找出具体的道路,飞一段走一段,半日便找到了秋家陵园。

洛冰河看着眼前的碑林,嚯了一声:“这么多。”

“祖坟。”

“秋剪罗在哪边?”

沈清秋瞟了一眼最近...

【冰九】谁问心魔49

好久不见

论文被老师完全推翻,消极到怀疑人生,再不更新写点能写的我要疯,明天去国图查资料重写

记得之前跟哪个小可爱回复说这章会甜

emmmm对不起我控制不住哇

但是感觉,海星

不过50的手稿我已经写出来了,暴虐

然后他俩就非正式在一起了,往后应该大概可能没什么刀

吃了好眠片脑子有点昏,没有仔细对,设定有什么错乱的地方说一声我明天起来改

我知道有几篇被屏了,哎我研究研究叭,石墨和微博我不怎么玩都卸了,我想想还能怎么办哈

挖坟容易被鞭尸,克制一下

哦,就是说以前发的文过了很久突然被一溜儿红蓝宠幸的话就会被lof拎出来重新审核的,就可能原来过了这次就过不了了

—————————...

【冰九】谁问心魔48

今天是魔幻主义

不是说情节

是我昏昏欲睡的脑子

它有点飘

——————————————

沈清秋站在门外,看着房间里十五对着满桌的美食狼吞虎咽,朝旁边的小二使了个眼色:“留神,别让他噎死了。”

小二回是。沈清秋回身走了一步,立在栏杆边,看着楼下喧闹的食客们,手指紧紧扣在扶手上,不知在想什么。

洛冰河走到他身后,要把他灵脉:“你不太对劲儿。”

沈清秋躲过去,往原先苏掌门的房间走:“没事。”

洛冰河挑挑眉,跟在后面。

沈清秋直到回身要关门,发现洛冰河还跟着,才反应过来,不赞同地看着他。

洛冰河朝沈清秋走近一步:“怎么?师尊都和弟子同塌而眠那么多日了,出来反倒生分了?”

“天魔...

【冰九】谁问心魔47

嗨我又改昵称了

还换了头像

泥萌猜我是谁

————————————————

高空之上,夜风冽冽。

沈清秋向下看着万家灯火,心知自己正在路过故地。

是他长大的丰和镇。

洛冰河有心找事,“一不小心”把腰间佩环掉了下去。

“哎呀。”洛冰河道。

沈清秋面无表情看向他。

“东西掉了,反正天也晚了,师尊,我们下去看看吧。”


两人为不惊扰平民,在城外降落下来,然而夜幕降临,城门早关了。洛冰河使了点钱,守门的卫兵把他们从暗道放了过去。

入城门,洛冰河感到扑面而来的熟悉感——这里的场景,他曾无数次在沈清秋的梦境之地里见过。

小时候的沈九,也曾无数次站在这里,对某个人翘首...

【bg】白日

原名《老魏恋爱记》

——————————————

第4章     老魏,小魏


魏琛在电脑前坐了一会儿,屏幕里没什么动静。他往椅子上靠了靠,摸出根烟来给自己点上。

他这会儿没在上林苑,兴欣的网游部办公还在网吧这边,他这几天主要忙公会的事,就一直窝在吸烟区上机,住在叶修之前那间杂物间里——叶修还在国外带着国家队打呢。陈果也正忙着扩建上林苑那边的规模,努力往战队俱乐部标准上靠,毕竟对现在的兴欣来说,钱不是问题。

魏晨的头像依旧是灰的。

魏琛想了想,夹着烟又去饮水机接了杯水,回来坐下,一口烟一口水地盯着屏幕。

好友列表闪了闪,跳出来一...

【冰九】谁问心魔46

被点名的沈清秋捻了捻衣袖:“唔,真惨。”

洛冰河看着他想,是啊,真惨,你当初有多恨岳清源,我此时便恨你一百倍。

其后,少年洛冰河从两条黑月蟒犀的围攻下转移到石板那边,放出了一头堪比白条黑月蟒犀的不知名巨兽,又是一番九死一生,被巨兽囫囵吞下,终于找到了心魔剑,又被心魔剑唤醒了身上的天魔血统,一剑劈开巨兽的肚子,又一剑劈开一道时空裂口,直接出了无间深渊到了魔界……此间种种,撇下不谈。

……天亮了。

洛冰河挥散了梦中诸景,将沈清秋的神识带到更深的眠乡中去,再次回到了沈清秋的梦境之地。

当初的血海浮尸已经被他清理干净,剩下那几根柱子和柱上人头,还有沈清秋脸上那半张讨厌的假脸,还需要诸多功夫。...

【七九】卡坦精

第八话

——————————————

刷新再刷新

没有太太更新

难受

饿

吃自己

——————————————

沈九蜷缩在后座一角,胸腔里疼得实实在在。

心痛难道是这么实体化的感受吗?


“要不要睡一会儿,我看你不太好。”秋剪罗在一旁道。

沈九第一次和家人及岳清源之外的人同乘,下意识地有些警惕,觉得自己应该保持清醒,摇了摇头。

说起来,他好像,还没有离岳清源这么远过。即使是他当初被收养,也会每天早晚到孤儿院去和七哥打招呼。而现在,岳清源不知道他在哪儿,不知道他不舒服,不知道他正在别人的车里。

“你似乎有点紧张?”秋剪罗问。

沈九不明所以地看向他。

秋剪罗笑了...

【七九】天听

11 暗示失败

——————————————

因为七哥不轻易吐露内心

我就不停地给他加心理戏

一不小心把七哥写成了 臆(xi)想(jing)症

于是破罐破摔把九妹写成了 心(zhi)理(xin)辅(jie)导(jie)大师

ooc磕头

——————————————

天道十四万九百四十一年。

越人十八岁,换了壳子的沈九十五岁,沈垣的魂魄还在日月露华芝里没有醒,岳清源整日把自己关在灵犀洞里修炼。

越人在边境打了两年的仗,两年没有见沈九,一朝凯旋,出了皇宫便奔上了泰山。

沈九正在花园凉亭里闭目养神,十五岁的壳子里住了个上年纪的老人家,一直以来活得安详宁静,猛...

【冰九】谁问心魔45

洛冰河望着沈清秋带着三分讥笑七分冷漠的脸,松开他转过头去:“走吧。”

沈清秋却没有动。洛冰河投过来一个疑问的眼神。沈清秋用下巴指了指两人身后不远处,十七岁的“洛冰河”还趴在地上昏着,身体下面流了许多血出来。

洛冰河哦了一声:“忘了。当时昏过去了。”

沈清秋露出看傻子的眼神。

洛冰河道:“不管他,我已经调快了这里的时间,一会儿就醒了。先往前走走看吧。我带师尊观赏一下无间深渊的景色,说不定哪天我一个冲动就把您扔下来了,也好先认认路不是?”

沈清秋冷冷道:“洛冰河,你若是不想让我看,直接把这一截掐去就是,半遮半掩地说什么先走,故意让我察觉你想瞒我,你弹琵琶呢?”

洛冰河被他察觉意图,眼神...

【冰九】谁问心魔44

沈清秋望着无间深渊里纠缠无尽的魔气,脑中有个念头一闪而过——洛冰河是从这里面得到心魔剑的。也许……

沈清秋的思绪才刚到“也许”,临在崖边的一只脚已经迈了出去。洛冰河虽然一根神经紧绷在沈清秋变幻莫测的脸色上,却依旧能兼顾六路八方。以他对梦境之地的操控力度,意念一动,就改变了梦境之地的设定。因此沈清秋这一脚,只是踏在了虚空之上。

同时,洛冰河一个箭步上前,抓住了沈清秋的袖子,紧盯着他的眼睛:“你干什么?”

沈清秋一脸施舍的表情,勉强分了洛冰河一个眼神,又看回脚下的深渊,口气淡淡道:“看看。”

洛冰河想着梦境之地里沈清秋也折腾不出什么幺蛾子,眼下又离天亮还早——他白日里忙,趁着夜间给沈清秋调...

【七九】卡坦精

第七话    连环局七九双中计(下)

秋剪罗随沈九攥着手腕,带着他往幽深的走廊里去。空间变得狭小,他身上那股奇特的竹叶清香更加明显。

沈九的手攥得越来越紧。秋剪罗轻轻拍了拍他的手背:“别急。岳总是什么人,我们都知道,没事的。放松一点。”

秋剪罗的那声“放松一点”像一条神奇的指令,沈九立刻觉得自己好了很多,慢慢松开了秋剪罗。

“前面那间,134。”秋剪罗放慢了脚步。

沈九自然而然地走到他前面去,把门推开一半,他停住了。

他看到两个人面对面,男人压着女人倚在梳妆台上,手伸进女人的胸脯里面去。梳妆台上的镜子映着冷白的灯光,也映着岳清源的脸。

沈九...

【七九】卡坦精

第六话   连环局七九双中计(中)


吕青把岳清源带到一间休息室里,关上隔音门,这种门不带锁,也就那么随手一合。背过身靠在梳妆台上,笑着看向岳清源,丝毫没有要把芯片给他的意思。

岳清源看了一下四周的环境,问:“吕小姐这是什么意思?”

吕青撩了撩头发,不答反问:“岳先生向来不离开沈小公子身边半步,从来没有让沈先生落单的时候,怎么今天就被我钓过来了,不怕沈公子生气?”

“所以还希望吕小姐体谅我,有话请说,我好赶快赶回去。”

吕青叹了口气:“岳先生对沈公子真是一往情深。这得拂了多少爱慕者的心意呀?岳先生数过没有?”

“我和小九是法定伴侣,我想,不会有人明知...

【七九】天听

10山下有雨

两人共同沉默着行进了一段,岳清源不知道沈九要去哪里,其实沈九自己也不知道。他只是漫无目的地转动轮椅,不知不觉就上了去往山顶观海台的小路。

“岳掌门是觉得自己成了仙,不算人,人才是贵不可言的东西,让您跪您就跪吗?”沈九突然说了话。

岳清源多年没听过这样拐弯抹角的挤兑人,愣了一下才反应过来,却又不知道说什么:“我……我没想那么多。”

我脑子里全是你。

岳清源这是实话实说。他既然能做上掌门,便不会不是一个缜密周全之人,又自小不愿意在街面上假意啼哭招取施舍,有着骨子里带来的自尊,无论如何不至于就那么被摁下双膝……只是他当时真的没有在乎那么多。

他以为做了这么多年掌门,心绪都该...

【冰九】谁问心魔43

第六天,洛冰河依旧带着沈清秋来到了梦境之地。这次,他们直接落在清静峰上。

柴房里,“洛冰河”正睡着,眉皱得很紧。

洛冰河解释道:“这是我第一次遇见梦魔。也是这个时候,我开始偷偷修魔。”

也许是因为昨天不太愉快,洛冰河并没有把沈清秋变小了逗着玩。他和洛冰河并肩站着,并没有什么反应——反正洛冰河如今已经是个彻头彻尾的大魔头了。

“我们去看看这时候你在干什么吧。”洛冰河道。


竹舍里空空荡荡。洛冰河奇怪地看向沈清秋,结果沈清秋也是一脸意外,正看过来。

沈清秋想了想,问:“这会儿是什么日子?”

“七月廿三。”

沈清秋似有动容,看了看天色,应该已是四更了。

“怎么了?”洛...

【冰九】谁问心魔42

“我干你娘!洛冰河!滚过来搭把手!你眼瞎啦!”七八岁模样的沈清秋灰头土脸地滚在一群比他大了一两岁的孩子堆里打群架,以一当五,体力不支,渐渐处于下风,身上挨的拳脚渐渐多了起来。

洛冰河乐不可支地摸摸鼻子,揶揄道:“我还以为你游刃有余呢。”

话毕,他打了个响指,将自己的身体也变成幼童模样,闪身从几个小孩的缝隙中挤到了沈清秋身边,替他一把掀倒了一个眼看就要掐住他脖子的街童。


这是他们在梦境之地的第五天。

每晚陪洛冰河在梦境之地一遍遍经历他自己小时候的种种,这就是洛冰河最后要求沈清秋答应他的事。一开始,沈清秋根本放不开手脚做一些“有失身份的事”,洛冰河也不擅长以幼时短短的小个子去和人打架,...

【冰九】谁问心魔41

宁婴婴低眉温顺道:“阿洛待我向来都很好。”

沈清秋半晌没说话,他把没了扇骨的扇子放在窗台上,往外看了一会儿,屋子里静悄悄的。

他转过身,抬手放在宁婴婴头上。

“想想你以前在清静峰上是什么性情,你现在在他这里是什么性情,就知道你过得好不好。我自己不是个好东西,也能一眼看出别人是不是个好东西。我叫你不要总跟他混一块儿,你不听啊。”

宁婴婴眼红了一圈,拉着沈清秋的外袍跪下,眼泪落了下来:“师尊——”

待在这样一个洛冰河身边,周围莺莺燕燕没有一个比她差,而她什么都没有,只有两个人在清静峰上单纯快乐的回忆,而现在洛冰河不再是那个干净阳朗的少年,清静峰也没有了,她怎么能不委屈,怎么能不害怕。...

【七九】天听

09七九之九


“小九!”岳清源急忙追了上去。

沈九自己转着轮子,轮椅滑得飞快,这一世从未受过什么苦的双手磨得辣辣地地疼,却还是甩不开岳清源的脚步。

岳清源一手停下他的轮椅,焦急道:“小九,我、我不是那个意思!对不起,是我说错话!你……”

沈九转身去掰他的手指头:“放手!”

其实这不是什么大事,他当然知道岳清源并非恶意,一开始只是想耍耍脾气,但不知为什么,渐渐便动了真怒,一腔的火气和委屈都撒了出来。

那也不是什么能说出口的愤怒:他气岳清源只会说对不起,却未曾解释过他自己经历过的苦楚,害沈九自己一个人做恶人,他姓岳的倒成了忍辱负重重情重义不离不弃的好人!他为什么不说!他觉得自己这样...

【冰九】谁问心魔40

沈清秋微微翻动手掌,一阵灵力打出,长鞭在元婴修为的暴击下霎时成灰。

洛冰河烦透了,回头斥道:“又闹什么!”

“首尊!沈清秋突破幻花阁,残杀数名守卫弟子,一路上大开杀戒,破坏了许多房屋仓库,死伤无数,惊动了小宫主,小宫主这才出面,维护我幻花宫尊严!”

小宫主梗着脖子瞪着沈清秋,也不答洛冰河的话,只好由她身后跟着的弟子们解释。

洛冰河冷嗖嗖看向那人:“我问你话了吗?”

“这…是小人冒犯了,首尊恕罪!”

小宫主气呼呼道:“这个贱胚杀了我幻花宫百名弟子,捣毁霜花部圣花部,你不先杀了他,居然追究起自己人来了?”

洛冰河露出一个让人极不舒服的笑容来:“哦?自己人?他是你的‘自己人’?”

小...

【冰九】谁问心魔39

双星阁。

洛冰河坐在床沿上,手里握着秦婉约的手给她输送灵力,脸色黑沉沉地看着跪在地上的侍女。侍女手里捧着一块紫黑色的布,盛着已凝成黑色的带血肉块。

这是他五个月尚未成型的孩子。

他脚边,纱华铃一脸不服地跪在地上。旁边秦婉蓉歪在椅子里抽噎拭泪,宁婴婴小声安慰着她。

秦婉约醒了。她睁开眼看到洛冰河,两行泪流了下来:“冰河,我们的孩子……”

洛冰河握了握她的手,给她轻柔地擦去眼泪:“我知道了。你告诉我,那碗甜汤是谁给你的,我为孩子报仇。”

秦婉约痛苦地闭了闭眼:“是纱华铃……”

纱华铃立刻道:“我是傻子吗?要害她还直接把有毒的甜汤给她!”

秦婉蓉哭嚎着扑过来抓她:“你不要抵赖了!冰河...

【bg】白日

原名《老魏恋爱记》

原创欧皇女主注意

——————————————

第3章 魏琛,魏晨

君琛大大咧咧走过去:“干什么呢干什么呢?你一个紫武就想换橙武?再加一件!”

这些天大家几乎习惯了烟枪老魏要什么给什么的软脾气,魏琛这么一打抱不平,青青草愣住了。

烟枪老魏视角转过来:“魏琛?”

魏琛看着烟枪老魏的系统脸,心里捉摸着这妹子起了这么个名不知道本人长得好不好看——反正声音是挺好听的,咬字清晰,叮叮咚咚的,让人想到蓝雨。

“哈哈哈,是我啊。好久不见。”魏琛说。

“好久不见。”烟枪老魏说。

魏琛见蓝妹子,啊不,烟枪妹子,没了下文,继续对青青草说:“听见没,紫装,加一件,利...

【七九】天听

08在线等急

沈九从难得的安眠中醒过来,在周身萦绕的熟悉气息中怔仲了片刻,望着怀里被他睡梦中无意识揉成一团的外袍,脸微微发烫。

他把脸埋进去又嗅了一遍,愣了一会儿,这才坐起来,叫了声“来人”。

门被轻轻推开,一盆热水被端进来,放在门口的架子上。沈九侧对着门,手里抖着岳清源的外袍,看能不能弄平整些。

“几时了?怎么没叫我?”

一只手伸过来接过了外袍:“巳时了。我来。”

沈九被这声音吓了一跳,猛地抬头道:“怎么是你?越人呢?”

岳清源三下两下把外袍折好,放在一旁,又把旁边的轮椅推过来。等着沈九把昨晚没换下来的外袍中衣脱掉。

“这些年,一直是他照顾你的吗?”

沈九僵硬地被岳清源抱起...

1 / 4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