张茶杯

全拿青春掷海去,只能听个响

© 张茶杯
Powered by LOFTER

渣反恋爱课堂笔记

笔记记录人:洛冰河

时间:恋爱理论课

地点:渣反恋爱教育中心

授课教师:向天打飞机


案例一@岳清源

摘要:是个好人,不是个好男朋友

注:反面教材

反思:

1.异地恋要保持联系,节假日要见面,受伤生病以及生活的点滴都要分享,“不想告诉他让他担心”是错误想法,他什么都不知道时不止担心,甚至会空心

2.对方说“我不听我不听”的时候的正确做法:摁住/抱住/亲吻对方,强迫对方听

3.如果对方不接受“对不起”,那就换成“我爱你”

4.当双方意愿产生分歧时,必然有一方迁就。“那我自己去做就好”是非常错误的选项,不但不会影响“必有一方迁就”的结果,还会耽误时机,影响对方心情。

5.如果对方在生气,不要一会儿送个东西一会儿送个...

七苦

阎罗地府

高台上坐着青面的鬼王,粗沉森怖的声音在大殿之中回响,所有的小鬼沿着环形的墙壁而立。

“堂下何人!”

答:

“沈清秋。”

“洛冰河。”

“岳清源。”

“因何而死!”

答:

“念俱灰。”

“岁至此。”

“伤并毒。”

“可有冤诉!”

答:

“咎由自取。”

“了无所思。”

“心甘情愿。”

公正无情的阎罗端详着面前的案牍。大大小小,读过三个世人的一生。

他审判了数千年的手伸向林林的令筒。

掷出一只“怨憎会”,扔在第一个人的面前;

掷出一只“求不得”,扔在第二个人的面前;

掷出一只“爱别离”,扔在第三个人的面前。

阎罗微抚胡须,翻过了页。

“下面。”...

脑洞

云深是有名的妖山,说是妖怪们常着丧服娶亲,娶玩完就吃掉,常被大人拿来吓孩子。

“再闹把你送给云深的妖怪娶亲!”

这种。


但是云梦离云深比较远,这妖怪娶亲的传说就显得没那么可怕,甚至还会被小孩子们拿来做游戏。

比如魏无羡。

比如江澄。

江澄一般是被妖怪掳走那个,魏无羡则率领师弟们去救他。

江澄对此很是抗议。

但是魏无羡坚持。

“你将来是家主,当然要我们去救你!要是我落进去了,肯定没这待遇。”

“屁!我是家主,又不是小姐!”江澄愤恨,“而且你怎么就没这待遇了?我带云梦上下去救你!魏!小!姐!”

魏无羡哈哈笑:“好的好的,谢谢谢谢。”


夏暑,以魏无羡打头,他们决定去妖山云深“降妖除魔”。

其实主要目的是避暑。...

【all九】伊甸园04

——————————

本节包含:冰九,七九。

时间线:03 之后第二天

————————————


开学第二个月,班里两个男生打架了,打得超凶,后来那两个男生整天勾肩搭背一起去食堂。

两个男生一个叫洛冰河,一个叫沈九。

头一个月里沈九都不怎么和别人打交道,脾气不好,尖酸刻薄,睚眦必报唯独对女生温和体贴一些,再加上此人长得帅,十分符合女生们对“傲娇”二字的想象,因而没落到被全班孤立的地步,甚至还能收到情书;洛冰河正好相反,迅速和全班同学打得火热,顺带讨得了各科老师的欢心,实在是一朵玲珑剔透的交际花,大家也很愿意和他相处,但是意外地没什么人追。大抵女生们每在心猿意马之前都会狠狠告...

【冰九】谁问心魔53

找不到老福特奇怪的敏感带

也不知道怎么就撩到了

溜了溜了


对于本杯的一切图片文本:

图片加载不出来请检查自己的网络

不清楚请放大,缩略图的确容易不清楚,各自设置不同

挂了不用告诉我,我这边有提示

老规矩会抽时间做成手账图链到子博去

子博请勿关注、请勿点心、请勿点蓝手

子博它比较低调

不玩微博,不用石墨,不用AO3,再挂不管

我诚心觉得我的文这个水平不值得任何人花心思去关心它的存在,也不值得我自己花过多的时间和心思去为它烦恼

毕竟写同人的初衷是为了寻开心,不是寻烦恼

我修逍遥道,佛法自然,阿门


【冰九】谁问心魔52

惶急的洛冰河没有顾上沈清秋的僵硬,他想象着四周旁观的鬼魂,想象着众目睽睽的场景,愈加迫切地加深了这个毫不温柔的亲吻。

沈清秋还没有反应过来,被亲了个底儿掉。等他回过神,四周的鬼影和窃窃私语一下子涌进他的视线,涌进他的耳朵,那才是真正的众目睽睽……

还有岳清源,岳清源也看着……

沈清秋猛然羞恼,然而还不待他羞恼出什么结果来,一阵阴风倏地接近。拥着他的洛冰河明显打了个寒颤。

沈清秋趁他卡壳猛地转身,顺手把洛冰河捞在身后,冲前方正要再冲上来的岳清源的魂魄道:“别!”

岳清源脸上明显带着怒意:“小九,他羞辱你!”

沈清秋轻轻吸了口气:“不关你的事……别这么叫我。”

“我……”

洛冰...

【七九】卡坦精

第十四话    完结篇


刚刚改天换日的联盟上下还没来得及记住岳总长的模样,又一道通告下发到了每一位公民的邮箱里。

岳清源恢复了联合表决制度,主动卸任联盟总长,本人不知去向。


沈九的病房里,沈清秋正和自己莫得感情的弟弟讲笑话,沈九依旧一脸漠然,沈清秋自己已经笑得腮帮子都疼了。

两个洛冰河在一旁出主意。

“要不然换个方法,不逗他笑,我们改逗他哭。”

“怎么逗?打一顿吗?”

沈清秋:“走开,把我家小九当什么了?”

“就是,把我小舅子当什么了?”

“我这不是在出主意嘛,还不是你提的……”

沈清秋:“……”

柳溟烟提着保温饭盒从外...

【七九】卡坦精

第十三话


沈清秋把车窗调成单向可视,望向旁边并排行驶的岳清源的车。银色的流光从漆黑的车身上闪过,车头徽标上被恶作剧地系上了一条青色的带子,尾端绑着一片小叶子,在急速的气流中高速旋转。

洛冰河坐在旁边,握住了他的手。


车厢里。

“嗯,好。多谢……当然,不会忘了魏先生的,好吧,魏老弟……嗯,交给你了……对,其他人我也都打过招呼了。嗯。好。”岳清源关掉通讯,脸上礼貌的微笑一下子垮了下来。

像是一副温和坚定的金子锻造的面具,哐当一声掉在了地上。

浮屏上显示着长长的通讯记录:

长老会秘书科科长魏清巍

联盟行动审查处A级处员常清藤

联盟情报局特派员张清茶

C区安全局办公室张...

【七九】卡坦精

第十二话


“先生,我们到了。”长长的黑色银河X72系轿车缓缓停下,自动驾驶系统发出了提示。

秋剪罗抱起怀里睡着的沈九,下了车。

夜风略冷,沈九皱着眉醒了过来,迷茫地眨了眨眼。

“醒了?有点冷。不过马上就进到屋子里了。”

沈九反应了一瞬,立刻从秋剪罗怀里挣下来:“我,我自己走。”

秋剪罗微微眯起眼:“好吧,前面就到了。”


沈九搓了搓胳膊,跟在秋剪罗后面。天有点冷……冷?沈九迟疑了一下,岳清源叹着气硬把外套给他套上的画面在脑中一闪而过。

【不知冷暖。】

【我真的不冷,七哥。】

【看你手都冰成什么样子了,穿好。】

【我不觉得冷嘛……】

【我知道,穿好。】

……

沈...

【all九】伊甸园03

伊甸园03

这是我骨中的骨,肉中的肉。——《旧约·圣经·创世纪》

————————————


————————————

伊甸园短篇属于随便写的

没有开头结尾

嗯……

tbc吧

我还想写一个冰哥带坏九妹

溜到阳台一起抽烟

的段子


【all九】伊甸园02

伊甸园02

该隐就大大地发怒,变了脸色。——《旧约·圣经·创世纪》

————————————

连续两晚上都要听写四十多分钟的纪录片

老师莫不是以为新时代新青年一天拥有72小时

————————————

“嗨,我叫洛冰河。”洛冰河礼貌地和新同桌打了个招呼。

那人套着一件墨绿色的夹克,背面和袖子上印着白色的“ENVY”。洛冰河身上恰好穿着它的同款,是黑底红字的“WRATH”。

七宗罪。这个夏天一个英国牌子推出的新系列,在男孩子里火到不行。

同桌正托着腮发呆,闻声看了他一眼,姿势都没换,说不上是冷漠还是懒散地应了一声:“沈九。”

后面那一桌已经热火朝天...

【all九】伊甸园01

伊甸园01

 我又要叫你和女人彼此为仇。——《旧约·圣经·创世纪》

——————————————————

作业写不完了

怒而摸鱼

摸了三个短篇

但是

我作业没写完

鱼别人也别想看完

————————————————

“打赢我?凭你?”柳清歌腋下夹着篮球,旁边是记分板。

高一组的拉拉队一个个都跑了下来:“沈九,高三5班连续两年都是市赛第一。你别太争了,现在比分已经很不错了,还没人能像你抢到柳清歌的球呢,咱们不稀罕和他比……”

柳清歌哼了一声:“新生,你体育课上才第一次摸球,你会篮球吗?就敢带着自己班报名?”

洛冰河抱着球笑嘻嘻...

【bg】白日

第五章  白日到访

————————————

原名《老魏恋爱记》

原创女主避雷

————————————

接魏晨的计划到最后还是没有成行。

魏琛一打游戏就十分忘我,网游里遇到卢瀚文,一个冲动就答应了周五和蓝雨来个友谊赛。这边叶修也是个不上心的,俩人一合计,觉得可行,就把接魏晨的事忘到了脑后,去找现役队长苏沐橙同志报备了。

等魏晨发了航班信息过来,魏琛才一拍脑壳:“坏了。”

一群人正听关榕飞眉飞色舞地讲解给小手冰凉的新银武,闻言都提心吊胆起来:“怎么了老魏?哪里不对吗?”

“我忘记周五还要接魏晨了。”

兴欣众人迷惑:“魏晨是谁?”

关榕飞兴奋地一拍大腿:...

【七九】卡坦精

第十一话

————————

这篇文是HE

我的长篇都是HE

怎么可能让小九落入秋爪!!!

————————

“这是什么意思?”沈清秋问。

“小九现在很危险。两次,两次都是和秋剪罗在一起的时候,已经没什么好怀疑的了……是我大意了……我去见洛天琅。”

“关他什么事?你要借用洛家的势力找秋剪罗?”

“不止。”岳清源觉得自己有些呼吸困难,他缓缓看向沈清秋,“你还记得苏夕颜当年的事吗?”

当年,裘元真领头进行【甜蜜工程】,苏夕颜作为他的学生,被垂涎已久,便被哄骗着当了实验体,还以为自己是为科学献身。还好洛天琅及时出现,揭露了【甜蜜工程】的真相,并利用洛家势力向长老会加压,这才让刚刚开...

【七九】卡坦精

第十话

————————

相比较冰七九的修罗场

更喜欢写七哥和秋剪罗的

这样我就不用犹豫到底最后偏向谁了

————————


“我说沈小公子,你的岳先生可还在等着你,你却跟我跑了。”秋剪罗笑。

那股竹香再次缭绕在鼻尖,沈九不由自主地抓紧了安全带,那股对岳清源的不信任感重新浮上心头。

“不管他,骗子。”

秋剪罗看着沈九低头研究手中的发绳,说:“也别这么说。说不定检查完了,什么事也没有,只是我小人之心了呢?”

“检查完再说。”


就在刚刚沈清秋出去招呼岳清源的时候,沈九接到了秋剪罗的通讯请求。其实他心情不好,谁都不想理,可一看到秋剪罗的名字,他就想到他身上那股竹香,下...

【七九】卡坦精

第九话

————————

已经没有精力每话编标题了

————————

沈清秋和管家轻手轻脚把沈九放在床上,但是还是把人弄醒了。

沈清秋让管家去拿点吃的,坐在沈九床边。

“出什么事了?”

沈九望着天花板,不说话。

“他发了很多通讯请求过来,待会儿肯定会找上门。你想见他吗?”

沈九摇摇头。

沈清秋叹了口气,摸了摸沈九的额头,随口一问:“你皮筋儿呢?”

沈九迷茫地摸了摸自己散开的长发,有些迟疑:“落秋剪罗车上了吧。”

“我看你一直戴着那个,要回来吗?”

沈九又摇了摇头:“岳清源给的。别人都觉得他对我好,我今天才发现,其实他霸道得很。”

“怎么说?”

“他不许我跟别人多接...

【all九】此间明灭

色击梗,全员色击体质

胡乱加了一个色灭设定

七九的有,冰九的有,秋剪罗的有

(不知道为什么就是很喜欢写秋剪罗可能我是个变态)

BEBEBEBEBEBE!!!

严重血腥!!

妈妈有变态!!

全员死亡!!


沈九一直不理解何为色击,他自有记忆以来便能看见五颜六色。

那个曾经给小沈九喂过奶的姐儿是第一个发现这件事的。她是乞儿中的一员,原先也是个小乞儿,长大了,变成了乞姐。半大不大的乞姐被人牙子瞒着妻子要了一夜,怀了孩子,孩子被打掉了,乞姐胆小怕事,也不敢如何,奶水喂活了襁褓里的小沈九,她便把沈九当做自己的孩子。

乞姐心里偷偷喜欢那个每个月都会在城门口施粥的秋家的小公子,看...

【冰九】谁问心魔51

白露这天,消失了大半个月的沈清秋和洛冰河出现在了苍穹山山脚。

半个月,短也不短,人界三分之二的势力已经汇集在一起,剑指幻花宫,幻花却因为久久没有洛冰河的消息,群龙无首,不战自溃。

半个月,长也不长,修仙界举足轻重的苍穹山派持续静默着,招魂阵法依旧半分动静也无。

所有人都在找洛冰河和沈清秋,秘密地,或大张旗鼓地。真相却是两人不闻世事地在一处灵泽福地住了半个月,由洛冰河护法,同时看着心魔剑,让沈清秋平稳地进入了古往今来第一个出窍之境。

无挂无念,不急不燥,非欲非求,这是沈清秋结丹以来第一次修炼如此顺利。

半个月里,除了洛冰河偶尔出声提醒借助心魔剑力量的技巧外,两人没有交流过一句话。半...

【冰九】谁问心魔50

第二天,沈清秋和洛冰河出发的时候,十五已经不见了。洛冰河一副不在意的样子,只说他已经看过了十五的记忆,带一个瘸子赶路太麻烦,催着沈清秋出发。沈清秋并不觉得洛冰河会做出把十五救走这种事——他既不仁慈,又不白痴。

当然,也不排除洛冰河为了气他,什么事都做得出来——那就别怪他翻脸了。

总之,十五在洛冰河那里,肯定不会比在自己手里好过,甚至可能已经死了。这就够了。


两个人先由沈清秋判断的大致方位,再由洛冰河通过十五的记忆找出具体的道路,飞一段走一段,半日便找到了秋家陵园。

洛冰河看着眼前的碑林,嚯了一声:“这么多。”

“祖坟。”

“秋剪罗在哪边?”

沈清秋瞟了一眼最近...

【冰九】谁问心魔49

好久不见

论文被老师完全推翻,消极到怀疑人生,再不更新写点能写的我要疯,明天去国图查资料重写

记得之前跟哪个小可爱回复说这章会甜

emmmm对不起我控制不住哇

但是感觉,海星

不过50的手稿我已经写出来了,暴虐

然后他俩就非正式在一起了,往后应该大概可能没什么刀

吃了好眠片脑子有点昏,没有仔细对,设定有什么错乱的地方说一声我明天起来改

我知道有几篇被屏了,哎我研究研究叭,石墨和微博我不怎么玩都卸了,我想想还能怎么办哈

挖坟容易被鞭尸,克制一下

哦,就是说以前发的文过了很久突然被一溜儿红蓝宠幸的话就会被lof拎出来重新审核的,就可能原来过了这次就过不了了

—————————...

【冰九】谁问心魔48

今天是魔幻主义

不是说情节

是我昏昏欲睡的脑子

它有点飘

——————————————

沈清秋站在门外,看着房间里十五对着满桌的美食狼吞虎咽,朝旁边的小二使了个眼色:“留神,别让他噎死了。”

小二回是。沈清秋回身走了一步,立在栏杆边,看着楼下喧闹的食客们,手指紧紧扣在扶手上,不知在想什么。

洛冰河走到他身后,要把他灵脉:“你不太对劲儿。”

沈清秋躲过去,往原先苏掌门的房间走:“没事。”

洛冰河挑挑眉,跟在后面。

沈清秋直到回身要关门,发现洛冰河还跟着,才反应过来,不赞同地看着他。

洛冰河朝沈清秋走近一步:“怎么?师尊都和弟子同塌而眠那么多日了,出来反倒生分了?”

“天魔...

【冰九】谁问心魔47

嗨我又改昵称了

还换了头像

泥萌猜我是谁

————————————————

高空之上,夜风冽冽。

沈清秋向下看着万家灯火,心知自己正在路过故地。

是他长大的丰和镇。

洛冰河有心找事,“一不小心”把腰间佩环掉了下去。

“哎呀。”洛冰河道。

沈清秋面无表情看向他。

“东西掉了,反正天也晚了,师尊,我们下去看看吧。”


两人为不惊扰平民,在城外降落下来,然而夜幕降临,城门早关了。洛冰河使了点钱,守门的卫兵把他们从暗道放了过去。

入城门,洛冰河感到扑面而来的熟悉感——这里的场景,他曾无数次在沈清秋的梦境之地里见过。

小时候的沈九,也曾无数次站在这里,对某个人翘首...

【bg】白日

原名《老魏恋爱记》

——————————————

第4章     老魏,小魏


魏琛在电脑前坐了一会儿,屏幕里没什么动静。他往椅子上靠了靠,摸出根烟来给自己点上。

他这会儿没在上林苑,兴欣的网游部办公还在网吧这边,他这几天主要忙公会的事,就一直窝在吸烟区上机,住在叶修之前那间杂物间里——叶修还在国外带着国家队打呢。陈果也正忙着扩建上林苑那边的规模,努力往战队俱乐部标准上靠,毕竟对现在的兴欣来说,钱不是问题。

魏晨的头像依旧是灰的。

魏琛想了想,夹着烟又去饮水机接了杯水,回来坐下,一口烟一口水地盯着屏幕。

好友列表闪了闪,跳出来一...

【冰九】谁问心魔46

被点名的沈清秋捻了捻衣袖:“唔,真惨。”

洛冰河看着他想,是啊,真惨,你当初有多恨岳清源,我此时便恨你一百倍。

其后,少年洛冰河从两条黑月蟒犀的围攻下转移到石板那边,放出了一头堪比白条黑月蟒犀的不知名巨兽,又是一番九死一生,被巨兽囫囵吞下,终于找到了心魔剑,又被心魔剑唤醒了身上的天魔血统,一剑劈开巨兽的肚子,又一剑劈开一道时空裂口,直接出了无间深渊到了魔界……此间种种,撇下不谈。

……天亮了。

洛冰河挥散了梦中诸景,将沈清秋的神识带到更深的眠乡中去,再次回到了沈清秋的梦境之地。

当初的血海浮尸已经被他清理干净,剩下那几根柱子和柱上人头,还有沈清秋脸上那半张讨厌的假脸,还需要诸多功夫。...

【七九】卡坦精

第八话

——————————————

刷新再刷新

没有太太更新

难受

饿

吃自己

——————————————

沈九蜷缩在后座一角,胸腔里疼得实实在在。

心痛难道是这么实体化的感受吗?


“要不要睡一会儿,我看你不太好。”秋剪罗在一旁道。

沈九第一次和家人及岳清源之外的人同乘,下意识地有些警惕,觉得自己应该保持清醒,摇了摇头。

说起来,他好像,还没有离岳清源这么远过。即使是他当初被收养,也会每天早晚到孤儿院去和七哥打招呼。而现在,岳清源不知道他在哪儿,不知道他不舒服,不知道他正在别人的车里。

“你似乎有点紧张?”秋剪罗问。

沈九不明所以地看向他。

秋剪罗笑了...

【七九】天听

11 暗示失败

——————————————

因为七哥不轻易吐露内心

我就不停地给他加心理戏

一不小心把七哥写成了 臆(xi)想(jing)症

于是破罐破摔把九妹写成了 心(zhi)理(xin)辅(jie)导(jie)大师

ooc磕头

——————————————

天道十四万九百四十一年。

越人十八岁,换了壳子的沈九十五岁,沈垣的魂魄还在日月露华芝里没有醒,岳清源整日把自己关在灵犀洞里修炼。

越人在边境打了两年的仗,两年没有见沈九,一朝凯旋,出了皇宫便奔上了泰山。

沈九正在花园凉亭里闭目养神,十五岁的壳子里住了个上年纪的老人家,一直以来活得安详宁静,猛...

【冰九】谁问心魔45

洛冰河望着沈清秋带着三分讥笑七分冷漠的脸,松开他转过头去:“走吧。”

沈清秋却没有动。洛冰河投过来一个疑问的眼神。沈清秋用下巴指了指两人身后不远处,十七岁的“洛冰河”还趴在地上昏着,身体下面流了许多血出来。

洛冰河哦了一声:“忘了。当时昏过去了。”

沈清秋露出看傻子的眼神。

洛冰河道:“不管他,我已经调快了这里的时间,一会儿就醒了。先往前走走看吧。我带师尊观赏一下无间深渊的景色,说不定哪天我一个冲动就把您扔下来了,也好先认认路不是?”

沈清秋冷冷道:“洛冰河,你若是不想让我看,直接把这一截掐去就是,半遮半掩地说什么先走,故意让我察觉你想瞒我,你弹琵琶呢?”

洛冰河被他察觉意图,眼神...

【冰九】谁问心魔44

沈清秋望着无间深渊里纠缠无尽的魔气,脑中有个念头一闪而过——洛冰河是从这里面得到心魔剑的。也许……

沈清秋的思绪才刚到“也许”,临在崖边的一只脚已经迈了出去。洛冰河虽然一根神经紧绷在沈清秋变幻莫测的脸色上,却依旧能兼顾六路八方。以他对梦境之地的操控力度,意念一动,就改变了梦境之地的设定。因此沈清秋这一脚,只是踏在了虚空之上。

同时,洛冰河一个箭步上前,抓住了沈清秋的袖子,紧盯着他的眼睛:“你干什么?”

沈清秋一脸施舍的表情,勉强分了洛冰河一个眼神,又看回脚下的深渊,口气淡淡道:“看看。”

洛冰河想着梦境之地里沈清秋也折腾不出什么幺蛾子,眼下又离天亮还早——他白日里忙,趁着夜间给沈清秋调...

【七九】卡坦精

第七话    连环局七九双中计(下)

秋剪罗随沈九攥着手腕,带着他往幽深的走廊里去。空间变得狭小,他身上那股奇特的竹叶清香更加明显。

沈九的手攥得越来越紧。秋剪罗轻轻拍了拍他的手背:“别急。岳总是什么人,我们都知道,没事的。放松一点。”

秋剪罗的那声“放松一点”像一条神奇的指令,沈九立刻觉得自己好了很多,慢慢松开了秋剪罗。

“前面那间,134。”秋剪罗放慢了脚步。

沈九自然而然地走到他前面去,把门推开一半,他停住了。

他看到两个人面对面,男人压着女人倚在梳妆台上,手伸进女人的胸脯里面去。梳妆台上的镜子映着冷白的灯光,也映着岳清源的脸。

沈九...

1 / 4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