张茶杯

全拿青春掷海去,只能听个响

© 张茶杯
Powered by LOFTER

释二哥哥

【冰九】谁问心魔48

今天是魔幻主义

不是说情节

是我昏昏欲睡的脑子

它有点飘

——————————————

沈清秋站在门外,看着房间里十五对着满桌的美食狼吞虎咽,朝旁边的小二使了个眼色:“留神,别让他噎死了。”

小二回是。沈清秋回身走了一步,立在栏杆边,看着楼下喧闹的食客们,手指紧紧扣在扶手上,不知在想什么。

洛冰河走到他身后,要把他灵脉:“你不太对劲儿。”

沈清秋躲过去,往原先苏掌门的房间走:“没事。”

洛冰河挑挑眉,跟在后面。

沈清秋直到回身要关门,发现洛冰河还跟着,才反应过来,不赞同地看着他。

洛冰河朝沈清秋走近一步:“怎么?师尊都和弟子同塌而眠那么多日了,出来反倒生分了?”

“天魔...

【冰九】谁问心魔47

嗨我又改昵称了

还换了头像

泥萌猜我是谁

————————————————

高空之上,夜风冽冽。

沈清秋向下看着万家灯火,心知自己正在路过故地。

是他长大的丰和镇。

洛冰河有心找事,“一不小心”把腰间佩环掉了下去。

“哎呀。”洛冰河道。

沈清秋面无表情看向他。

“东西掉了,反正天也晚了,师尊,我们下去看看吧。”


两人为不惊扰平民,在城外降落下来,然而夜幕降临,城门早关了。洛冰河使了点钱,守门的卫兵把他们从暗道放了过去。

入城门,洛冰河感到扑面而来的熟悉感——这里的场景,他曾无数次在沈清秋的梦境之地里见过。

小时候的沈九,也曾无数次站在这里,对某个人翘首...

【bg】白日

原名《老魏恋爱记》

——————————————

第4章     老魏,小魏


魏琛在电脑前坐了一会儿,屏幕里没什么动静。他往椅子上靠了靠,摸出根烟来给自己点上。

他这会儿没在上林苑,兴欣的网游部办公还在网吧这边,他这几天主要忙公会的事,就一直窝在吸烟区上机,住在叶修之前那间杂物间里——叶修还在国外带着国家队打呢。陈果也正忙着扩建上林苑那边的规模,努力往战队俱乐部标准上靠,毕竟对现在的兴欣来说,钱不是问题。

魏晨的头像依旧是灰的。

魏琛想了想,夹着烟又去饮水机接了杯水,回来坐下,一口烟一口水地盯着屏幕。

好友列表闪了闪,跳出来一...

【冰九】谁问心魔46

被点名的沈清秋捻了捻衣袖:“唔,真惨。”

洛冰河看着他想,是啊,真惨,你当初有多恨岳清源,我此时便恨你一百倍。

其后,少年洛冰河从两条黑月蟒犀的围攻下转移到石板那边,放出了一头堪比白条黑月蟒犀的不知名巨兽,又是一番九死一生,被巨兽囫囵吞下,终于找到了心魔剑,又被心魔剑唤醒了身上的天魔血统,一剑劈开巨兽的肚子,又一剑劈开一道时空裂口,直接出了无间深渊到了魔界……此间种种,撇下不谈。

……天亮了。

洛冰河挥散了梦中诸景,将沈清秋的神识带到更深的眠乡中去,再次回到了沈清秋的梦境之地。

当初的血海浮尸已经被他清理干净,剩下那几根柱子和柱上人头,还有沈清秋脸上那半张讨厌的假脸,还需要诸多功夫。...

【七九】卡坦精

第八话

——————————————

刷新再刷新

没有太太更新

难受

饿

吃自己

——————————————

沈九蜷缩在后座一角,胸腔里疼得实实在在。

心痛难道是这么实体化的感受吗?


“要不要睡一会儿,我看你不太好。”秋剪罗在一旁道。

沈九第一次和家人及岳清源之外的人同乘,下意识地有些警惕,觉得自己应该保持清醒,摇了摇头。

说起来,他好像,还没有离岳清源这么远过。即使是他当初被收养,也会每天早晚到孤儿院去和七哥打招呼。而现在,岳清源不知道他在哪儿,不知道他不舒服,不知道他正在别人的车里。

“你似乎有点紧张?”秋剪罗问。

沈九不明所以地看向他。

秋剪罗笑了...

【七九】天听

11 暗示失败

——————————————

因为七哥不轻易吐露内心

我就不停地给他加心理戏

一不小心把七哥写成了 臆(xi)想(jing)症

于是破罐破摔把九妹写成了 心(zhi)理(xin)辅(jie)导(jie)大师

ooc磕头

——————————————

天道十四万九百四十一年。

越人十八岁,换了壳子的沈九十五岁,沈垣的魂魄还在日月露华芝里没有醒,岳清源整日把自己关在灵犀洞里修炼。

越人在边境打了两年的仗,两年没有见沈九,一朝凯旋,出了皇宫便奔上了泰山。

沈九正在花园凉亭里闭目养神,十五岁的壳子里住了个上年纪的老人家,一直以来活得安详宁静,猛...

【冰九】谁问心魔45

洛冰河望着沈清秋带着三分讥笑七分冷漠的脸,松开他转过头去:“走吧。”

沈清秋却没有动。洛冰河投过来一个疑问的眼神。沈清秋用下巴指了指两人身后不远处,十七岁的“洛冰河”还趴在地上昏着,身体下面流了许多血出来。

洛冰河哦了一声:“忘了。当时昏过去了。”

沈清秋露出看傻子的眼神。

洛冰河道:“不管他,我已经调快了这里的时间,一会儿就醒了。先往前走走看吧。我带师尊观赏一下无间深渊的景色,说不定哪天我一个冲动就把您扔下来了,也好先认认路不是?”

沈清秋冷冷道:“洛冰河,你若是不想让我看,直接把这一截掐去就是,半遮半掩地说什么先走,故意让我察觉你想瞒我,你弹琵琶呢?”

洛冰河被他察觉意图,眼神...

【置顶】(随时更新)

1.指路

(长篇一定是HE,一发完的不一定)

(没有私设会死在键盘上星人,预警)

渣反系列

群cp:

《渣反群像》——单篇无tag

写了一堆无意义的句子,一人一句,原著向

七九:

《天听》ing——七九-天听tag

渣反原著背景设定,加凡人私设,有原创重要人物稀饭九妹,含冰秋,微量单向柳→沈

《卡坦精》ing——卡坦精tag

凉文,垃圾未来科幻背景,九妹是人造人但是自己不知道,七哥一路保护他和各路斗智斗勇,冰哥冰妹双生子设定,沈老师是九妹哥哥,九妹收养,兄弟关系好,含漠尚,冰秋,微量冰哥×柳溟烟

《头七自长白归家但闻伊人殁》ed——单篇无tag

一首七绝,...

【冰九】谁问心魔44

沈清秋望着无间深渊里纠缠无尽的魔气,脑中有个念头一闪而过——洛冰河是从这里面得到心魔剑的。也许……

沈清秋的思绪才刚到“也许”,临在崖边的一只脚已经迈了出去。洛冰河虽然一根神经紧绷在沈清秋变幻莫测的脸色上,却依旧能兼顾六路八方。以他对梦境之地的操控力度,意念一动,就改变了梦境之地的设定。因此沈清秋这一脚,只是踏在了虚空之上。

同时,洛冰河一个箭步上前,抓住了沈清秋的袖子,紧盯着他的眼睛:“你干什么?”

沈清秋一脸施舍的表情,勉强分了洛冰河一个眼神,又看回脚下的深渊,口气淡淡道:“看看。”

洛冰河想着梦境之地里沈清秋也折腾不出什么幺蛾子,眼下又离天亮还早——他白日里忙,趁着夜间给沈清秋调...

【七九】卡坦精

第七话    连环局七九双中计(下)

秋剪罗随沈九攥着手腕,带着他往幽深的走廊里去。空间变得狭小,他身上那股奇特的竹叶清香更加明显。

沈九的手攥得越来越紧。秋剪罗轻轻拍了拍他的手背:“别急。岳总是什么人,我们都知道,没事的。放松一点。”

秋剪罗的那声“放松一点”像一条神奇的指令,沈九立刻觉得自己好了很多,慢慢松开了秋剪罗。

“前面那间,134。”秋剪罗放慢了脚步。

沈九自然而然地走到他前面去,把门推开一半,他停住了。

他看到两个人面对面,男人压着女人倚在梳妆台上,手伸进女人的胸脯里面去。梳妆台上的镜子映着冷白的灯光,也映着岳清源的脸。

沈九...

【七九】卡坦精

第六话   连环局七九双中计(中)


吕青把岳清源带到一间休息室里,关上隔音门,这种门不带锁,也就那么随手一合。背过身靠在梳妆台上,笑着看向岳清源,丝毫没有要把芯片给他的意思。

岳清源看了一下四周的环境,问:“吕小姐这是什么意思?”

吕青撩了撩头发,不答反问:“岳先生向来不离开沈小公子身边半步,从来没有让沈先生落单的时候,怎么今天就被我钓过来了,不怕沈公子生气?”

“所以还希望吕小姐体谅我,有话请说,我好赶快赶回去。”

吕青叹了口气:“岳先生对沈公子真是一往情深。这得拂了多少爱慕者的心意呀?岳先生数过没有?”

“我和小九是法定伴侣,我想,不会有人明知...

【七九】天听

10山下有雨

两人共同沉默着行进了一段,岳清源不知道沈九要去哪里,其实沈九自己也不知道。他只是漫无目的地转动轮椅,不知不觉就上了去往山顶观海台的小路。

“岳掌门是觉得自己成了仙,不算人,人才是贵不可言的东西,让您跪您就跪吗?”沈九突然说了话。

岳清源多年没听过这样拐弯抹角的挤兑人,愣了一下才反应过来,却又不知道说什么:“我……我没想那么多。”

我脑子里全是你。

岳清源这是实话实说。他既然能做上掌门,便不会不是一个缜密周全之人,又自小不愿意在街面上假意啼哭招取施舍,有着骨子里带来的自尊,无论如何不至于就那么被摁下双膝……只是他当时真的没有在乎那么多。

他以为做了这么多年掌门,心绪都该...

【冰九】谁问心魔43

第六天,洛冰河依旧带着沈清秋来到了梦境之地。这次,他们直接落在清静峰上。

柴房里,“洛冰河”正睡着,眉皱得很紧。

洛冰河解释道:“这是我第一次遇见梦魔。也是这个时候,我开始偷偷修魔。”

也许是因为昨天不太愉快,洛冰河并没有把沈清秋变小了逗着玩。他和洛冰河并肩站着,并没有什么反应——反正洛冰河如今已经是个彻头彻尾的大魔头了。

“我们去看看这时候你在干什么吧。”洛冰河道。


竹舍里空空荡荡。洛冰河奇怪地看向沈清秋,结果沈清秋也是一脸意外,正看过来。

沈清秋想了想,问:“这会儿是什么日子?”

“七月廿三。”

沈清秋似有动容,看了看天色,应该已是四更了。

“怎么了?”洛...

【冰九】谁问心魔42

“我干你娘!洛冰河!滚过来搭把手!你眼瞎啦!”七八岁模样的沈清秋灰头土脸地滚在一群比他大了一两岁的孩子堆里打群架,以一当五,体力不支,渐渐处于下风,身上挨的拳脚渐渐多了起来。

洛冰河乐不可支地摸摸鼻子,揶揄道:“我还以为你游刃有余呢。”

话毕,他打了个响指,将自己的身体也变成幼童模样,闪身从几个小孩的缝隙中挤到了沈清秋身边,替他一把掀倒了一个眼看就要掐住他脖子的街童。


这是他们在梦境之地的第五天。

每晚陪洛冰河在梦境之地一遍遍经历他自己小时候的种种,这就是洛冰河最后要求沈清秋答应他的事。一开始,沈清秋根本放不开手脚做一些“有失身份的事”,洛冰河也不擅长以幼时短短的小个子去和人打架,...

【冰九】谁问心魔41

宁婴婴低眉温顺道:“阿洛待我向来都很好。”

沈清秋半晌没说话,他把没了扇骨的扇子放在窗台上,往外看了一会儿,屋子里静悄悄的。

他转过身,抬手放在宁婴婴头上。

“想想你以前在清静峰上是什么性情,你现在在他这里是什么性情,就知道你过得好不好。我自己不是个好东西,也能一眼看出别人是不是个好东西。我叫你不要总跟他混一块儿,你不听啊。”

宁婴婴眼红了一圈,拉着沈清秋的外袍跪下,眼泪落了下来:“师尊——”

待在这样一个洛冰河身边,周围莺莺燕燕没有一个比她差,而她什么都没有,只有两个人在清静峰上单纯快乐的回忆,而现在洛冰河不再是那个干净阳朗的少年,清静峰也没有了,她怎么能不委屈,怎么能不害怕。...

【七九】天听

09七九之九


“小九!”岳清源急忙追了上去。

沈九自己转着轮子,轮椅滑得飞快,这一世从未受过什么苦的双手磨得辣辣地地疼,却还是甩不开岳清源的脚步。

岳清源一手停下他的轮椅,焦急道:“小九,我、我不是那个意思!对不起,是我说错话!你……”

沈九转身去掰他的手指头:“放手!”

其实这不是什么大事,他当然知道岳清源并非恶意,一开始只是想耍耍脾气,但不知为什么,渐渐便动了真怒,一腔的火气和委屈都撒了出来。

那也不是什么能说出口的愤怒:他气岳清源只会说对不起,却未曾解释过他自己经历过的苦楚,害沈九自己一个人做恶人,他姓岳的倒成了忍辱负重重情重义不离不弃的好人!他为什么不说!他觉得自己这样...

【冰九】谁问心魔40

沈清秋微微翻动手掌,一阵灵力打出,长鞭在元婴修为的暴击下霎时成灰。

洛冰河烦透了,回头斥道:“又闹什么!”

“首尊!沈清秋突破幻花阁,残杀数名守卫弟子,一路上大开杀戒,破坏了许多房屋仓库,死伤无数,惊动了小宫主,小宫主这才出面,维护我幻花宫尊严!”

小宫主梗着脖子瞪着沈清秋,也不答洛冰河的话,只好由她身后跟着的弟子们解释。

洛冰河冷嗖嗖看向那人:“我问你话了吗?”

“这…是小人冒犯了,首尊恕罪!”

小宫主气呼呼道:“这个贱胚杀了我幻花宫百名弟子,捣毁霜花部圣花部,你不先杀了他,居然追究起自己人来了?”

洛冰河露出一个让人极不舒服的笑容来:“哦?自己人?他是你的‘自己人’?”

小...

【冰九】谁问心魔39

双星阁。

洛冰河坐在床沿上,手里握着秦婉约的手给她输送灵力,脸色黑沉沉地看着跪在地上的侍女。侍女手里捧着一块紫黑色的布,盛着已凝成黑色的带血肉块。

这是他五个月尚未成型的孩子。

他脚边,纱华铃一脸不服地跪在地上。旁边秦婉蓉歪在椅子里抽噎拭泪,宁婴婴小声安慰着她。

秦婉约醒了。她睁开眼看到洛冰河,两行泪流了下来:“冰河,我们的孩子……”

洛冰河握了握她的手,给她轻柔地擦去眼泪:“我知道了。你告诉我,那碗甜汤是谁给你的,我为孩子报仇。”

秦婉约痛苦地闭了闭眼:“是纱华铃……”

纱华铃立刻道:“我是傻子吗?要害她还直接把有毒的甜汤给她!”

秦婉蓉哭嚎着扑过来抓她:“你不要抵赖了!冰河...

【bg】白日

原名《老魏恋爱记》

原创欧皇女主注意

——————————————

第3章 魏琛,魏晨

君琛大大咧咧走过去:“干什么呢干什么呢?你一个紫武就想换橙武?再加一件!”

这些天大家几乎习惯了烟枪老魏要什么给什么的软脾气,魏琛这么一打抱不平,青青草愣住了。

烟枪老魏视角转过来:“魏琛?”

魏琛看着烟枪老魏的系统脸,心里捉摸着这妹子起了这么个名不知道本人长得好不好看——反正声音是挺好听的,咬字清晰,叮叮咚咚的,让人想到蓝雨。

“哈哈哈,是我啊。好久不见。”魏琛说。

“好久不见。”烟枪老魏说。

魏琛见蓝妹子,啊不,烟枪妹子,没了下文,继续对青青草说:“听见没,紫装,加一件,利...

【七九】天听

08在线等急

沈九从难得的安眠中醒过来,在周身萦绕的熟悉气息中怔仲了片刻,望着怀里被他睡梦中无意识揉成一团的外袍,脸微微发烫。

他把脸埋进去又嗅了一遍,愣了一会儿,这才坐起来,叫了声“来人”。

门被轻轻推开,一盆热水被端进来,放在门口的架子上。沈九侧对着门,手里抖着岳清源的外袍,看能不能弄平整些。

“几时了?怎么没叫我?”

一只手伸过来接过了外袍:“巳时了。我来。”

沈九被这声音吓了一跳,猛地抬头道:“怎么是你?越人呢?”

岳清源三下两下把外袍折好,放在一旁,又把旁边的轮椅推过来。等着沈九把昨晚没换下来的外袍中衣脱掉。

“这些年,一直是他照顾你的吗?”

沈九僵硬地被岳清源抱起...

【冰九】谁问心魔38

洛冰河率先醒来。他在睡梦中吻着沈清秋而醒,醒了之后伊人在侧,按理说应当继续。可他看着沈清秋的睡颜一片沉默。

洛冰河伸手在怀里摸摸索索,再摊开时,手心里多了一枚娇娇艳艳的花骨朵,正是花月城归来路上向魅音夫人讨的的“红尘香”。

洛冰河把红尘香凑到沈清秋唇前,沈清秋的鼻息轻轻扑打在花吻上,花骨朵儿承息绽开。

洛冰河盯着手里的花儿,心想:这里就是沈清秋的姻缘了。

差个人送去魅音那里,一天就能回来。魅音的卜解会告诉他,沈清秋这一辈子的红线。他跟谁爱过,将会和谁相爱,洛冰河都能知道。只要算出来不是他,他便不会留那个人在世上。

洛冰河把目光移到沈清秋的脸上,有些出神。这个人长了一张俊秀薄情的脸,长...

【七九】卡坦精

第五话
连环局七九双中计
————————————
六一快乐
“不好好备考的人会被秋剪罗抓走背书哦”
的秋剪罗
出场了
————————————————

会场中人来人往,觥筹交错。岳清源陪沈九坐在稍僻静些的角落里,担忧地握着沈九的手。
“除了困,没别的?”
沈九满脸不耐:“你问了多少遍了,好烦啊。”
“从昨天晚上你就开始这样,睡不到头,没精打采的,连游戏也不上了……你嫌麻烦不愿意去看医生也行,让木清芳过来看看你也不行?又不用你动腿,是不是?”
“天呐!七哥!我求求你了!你别唠叨我了行不行?你去干正事行不行?不就是困嘛,我在这儿睡会儿就好,睡够了不就得了。”
“那我怎么放心,留你一个人在这儿睡觉。你睡着了,谁照看你?...

若是少年

啊啊啊啊啊啊啊我梦见忘羡了啊!!!!
还梦到了两遍啊!!!
对没错就是梦完一边紧接着又梦了一遍啊!!!
(镇定,分享一下梦见了什么)
——————————
羡羡在云深听学离开后,汪叽总是按捺不住地想他。
中间射箭比赛什么的见过几次都是匆匆分别。
结果更想了。
有一天,
云深举行围猎,云梦当然也在邀请之列。
汪叽想了好久,要怎么在请帖上表达清楚请务必把贵派首徒派来,又不会显得很奇怪。
这个问题的答案是这样无论怎么写都会很奇怪的。
所以最后并没有写。
所以汪叽一直在杞人忧天魏婴会不会来。
好吧魏婴当然来了。
汪叽特别想去看看他啊,但是手里的事务又很忙,虽然也不是不能放一放,但是就是想见又不想见,最后蓝大让他“去看看诸世家的准备...

【七九】天听

07岳七是我

————————————

一个胡思乱想七的预警

——————————

等卡坦精和天听更完了,

我要挖一个all九坑,修罗场那种

吹爆九妹

————————————

“你在干什么!”一声包含怒意的质问从门口传来,是越人从账房回来,手里还攥着一本册子,该就是《天机册》。

岳清源怀里的沈九似是睡梦中被这一声惊吓到,缩了缩脑袋。越人还想说什么,却一下子被沈九的动静噎住,瞪着眼走上前来。侍女忙道:“将军,天听大人困乏,睡着了,岳掌门担心大人着凉,想要送大人回寝殿。也是好心。”

岳清源波澜不惊地一颔首:“劳烦越将军带路。”

越人愤愤瞪了他一会儿,试探着小声唤沈九:“殿下...

【冰九】谁问心魔37

血腥描写,不适注意

——————————————————————

沈清秋打架的本事是天生的。这一点有点像柳清歌,只不过柳清歌是家传的正气凛然的打法,沈清秋是骨子里透出来的阴狠。洛冰河想,怪不得柳清歌和沈清秋总是一遇上就动手,这两个人都那么的争强好胜,一个眼里容不得一点沙子,一个半分亏也不肯吃。

洛冰河在心里呼了口气,前车之鉴前车之鉴,可不能跟沈清秋硬碰硬,会被讨厌的。

那边变小的沈清秋正一肘子怼在一个人的面门上,后面有人伸手就要来抓小洛冰河,沈清秋唾弃道:“你就只会挨打么!”,恨铁不成钢地把小洛冰河往旁边一拽,脚下毫无停顿地踩在刚才那人的裆部拧了拧,手里顺着来偷袭那人的力道将他一扯,空...

【冰九】谁问心魔36

甜的!!!

——————————————

洛冰河说的没错,在梦境里,没人奈何得了他。沈清秋虽然不耐烦,却也逃不出去,只得陪他看着小洛冰河在洗衣妇膝下一岁岁长大。

看到洛冰河被街坊的孩子群欺负时,沈清秋先是感到一丝快意,怀着“你也有这种时候”的想法勾出一个嘲讽的冷笑,又渐渐转为深有体会的愤怒——那些孩子的嘴脸多么可恶,那么小,就晓得欺负出身贫贱的同龄人,说什么孩子都是天真无邪的,沈清秋还是沈九的时候,就晓得这句话是屁话,是那些有父有母的孩子家里编出来骗人的,拿到他们这些人身上就不适用了。世人只会骂小畜生,小要饭的,蟑螂一样的贱崽子……就连同为贱崽子的十五都知道大难临头时,自己那刚捡回来的命...

【七九】卡坦精

第四话  暗涛涌各家各自局


不知道老宫主小宫主叫什么,就这么随便起了。

不玩微博所以不知道秀秀有没有公布过官设

知道的同学劳烦告知

————————————————————

“谁给你的胆子,一回来就在竞拍会露脸?”洛天琅用指尖敲打着自己的膝盖。

苏夕颜端过来一盘剥好的橘子,连白丝儿都剔得干干净净,放在茶几的另一端。洛天琅一伸手,给拽到自己这边来。

苏夕颜笑笑:“小冰刚回来,你别抢。”

对面,一模一样的洛家双生子一点也没怕他们叱咤风云的老爸,尤其是常年不在家的哥哥,随手就把水果盘给拉了回来。

“我妈叫你别抢。”他捏了一瓣橘子扔进嘴里。

洛天琅看了一...

【七九】天听

06所求无问

天听书房。

沈九坐在外厢的茶桌旁,手里悠悠哉端着一盏添了三次水的乌龙茶。一方面,好茶的确要多泡几水才能出最上等的味道来,一方面,他内心远不如表面上这般平静,只好不住的喝茶,来掩饰不知如何开口的窘迫。

说要岳清源拿出“诚意”,也不过是一时意气,想为难岳清源,真到了地方,又想不出让岳清源拿出什么样的诚意自己才会满意。

岳清源呢,一直坐在下首客座,旁边备下的茶水只在端上来时礼貌性碰了碰,接着就一双眼睛一直望着沈九。说他眼神过于放肆吧,人家又很温和,说他温和吧,那样看着又的确有些直接。

一般来说,书房外厢是待客之所,该有两个主座,茶桌旁一左一右。而天听地位非常人可平起平坐,所以...

【冰九】谁问心魔35

出身番外,是我瞎扯

1

鄂王爷沈渊第一次去自己的封地时,正逢上当地的花典,他只带了一个侍卫便去了街市上逛。

街面上一辆接一辆的花车被抬过,花车上花丛簇拥着跳舞的美人,花车下结实的年轻男人裸着上半身,唱着赞美的号子,稳稳抬起肩上的花车。路两旁围了许多年轻男女,往车上和男人身上抛手绢红绡。

不少花车上的美人注意到了这个气度不凡,容貌俊美的王爷,不停地往这边暗送秋波。沈渊勾着嘴角一波波接下,然后飞身而起,于空中截下许多红绡来,落在一位美人身旁,手里的一大把红绡不知何时被系成了一束花儿的模样,被他递给那位美人。美人红着脸,一边继续着自己的舞姿,一边接过了红绡花束。

沈渊回到地上,侍卫忙道:“...

1 / 3
TOP